欢迎访问历史故事网 [手机站]
历史故事网-我们一直都在这里!
当前位置: 历史故事网 > 史记故事 > 

郦食其:文雅的不行,就来粗野的吧

时间:2015-11-22 作者:佚名 来源:历史故事网

  这是秦末汉初最经典的一个场景:

  

  刘邦带兵经停陈留,欲谋取一官半职的高阳儒生前来拜见。郦食其在传达室奉上自己的名片,温文尔雅地对门卫说:我乃高阳儒生郦食其,素仰沛公之雄才大略,原为沛公效犬马之劳。敬请诸位给通禀一声,说我想拜见沛公,渴望和他一起谈论谈论天下大事。使者进去禀告的时候,刘邦正在洗脚,他一边抠着鸡眼,一边问办事员:来者是个什么货色?办事员绘声绘色地描述道:他头戴高帽,形象古雅,貌似满腹才华。闻听此言,刘邦胃口大倒:我最烦的就是狗屁儒生!替我损他几句,就说我正忙于军国大事,无暇听儒生忽悠!

  

  等了半天,没想到等来的是刘邦这几句话,郦食其勃然大怒,双眼圆瞪,手握宝剑,如同爱斗的公鸡,气鼓鼓地对办事员说:那你小子就再给我通报一遍,就说老子我是高阳酒徒!如同我们知道的那样,刘邦向来吃硬不吃软,听说来人脾气很大,马上答应接见郦食其。

  

  其实,为这次求职,郦食其已经准备了很长时间。

  

  他是陈留高阳(今属开封)人,喜欢读书,但家境贫寒,平时***下贱职业维持生计。虽然如此,却喜欢喝酒骂人,弄得自己像个人物似的,因此赢得了狂生称号。

  

  在此之前,郦食其也见过陈胜、项梁各路豪杰,每次都备感失望。那些翻身的奴隶个个都斤斤计较,刚愎自用,小肚鸡肠,龌龊不堪。但是在他的想像中,刘邦不是这个样子。多方汇集来的信息使他对刘邦充满了期待。他知道刘邦不喜欢儒生,最喜欢的恶作剧就是在儒生的帽子里撒尿,但经过认真思考,他决定对刘邦还是不能走讨好的路线,只有用革命的两手对付刘邦的反革命的两手,才会一鸣惊人。

  

  此时的郦食其已经60岁了,他知道事情该怎么办。

  

  果不其然,事情就是按照郦食其的设计发展的。

  

  见到刘邦之后,郦食其首先从气势上盖住了他:你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但在我看来您却不过如此统共万把来人,千把条枪。这样和强秦对抗,绝对是肉投饿虎。怎么办?我知道你最想问的就是怎么办,我的建议是夺取陈留。因为陈留是天下的交通要道,四通八达,且为天下粮仓。见刘邦已渐渐入巷,郦食其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我和陈留的县令是酒友,如果您想清楚了,就委托我前去劝降此人。

  

  就这样,刘邦不战而得陈留。郦食其一举成名,常以刘邦使臣的身份奔走于天下诸侯之间。

  

  汉王三年(前204年)的秋天,项羽攻打汉王,攻克了荥阳城,汉兵逃走去保卫巩、洛。不久,楚国人听说淮阴侯韩信已经攻破赵国,彭越又多次在梁地造反,就分出一部人马前去营救。淮阴侯韩信正在东方攻打齐国,汉王又多次在荥阳、成皋被项羽围困,因此想放弃成皋以东的地盘;屯兵巩、洛以与楚军对抗。郦生便就此进言道:真正的王者以百姓为天,而百姓又以粮食为天。敖仓是重要的粮仓,目前守敖仓的部队战斗力低下,我们正好乘虚而入。

  

  刘邦马上采纳了郦食其的建议,出兵据守敖仓,郦食其又为刘邦的发展壮大作出了无可替代的贡献。

  

  天下格局初定,渐渐成为了楚汉相持的形势,只有齐国还保留有相当的实力,和楚汉不即不离,因此,齐国的立场就显得格外重要。

  

  郦食其自告奋勇出使齐国,只是他不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在齐王面前,郦食其口吐莲花,头头是道。他盛气凌人地问齐王:您知道天下人心的归向吗?齐王回答:我不知道。郦生说:您若是不知道天下人心归向的话,那么齐国就不可能保全了。于是,郦食其从天时、地利、人和,大气候和小气候,主观与客观纵论天下形势,探讨楚汉的发展前景,得出了汉兴楚亡的重要结论,并和齐王达成了共识。

  

  于是,齐王撤除兵守战备,天天和郦生一起纵酒作乐。

  

  灾难就这样来临了。

  

  淮阴侯韩信听说郦食其没费吹灰之力,坐在车上跑了一趟,凭三寸不烂之舌便取得了齐国七十余座城池,心中既不服气,又很失落,于是就采用蒯通的计策,乘夜幕的掩护,偷袭不设防的齐国。

  

  结果可想而知,正与郦食其喝酒的齐王听说韩信兵临城下,顿时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便恼羞成怒地说:你他妈骗我啊!你明明说刘邦要和我建立良好的个人关系,可是刘邦派来的大军却把刀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做人怎能无耻到这种地步?如果你能阻止汉军进攻的话,我让你活着,若不然的话,我就要烹杀了你!郦生知道这次被韩信给涮了,局面已无可挽回,就恢复了酒徒本色,咬牙切齿地说:干大事业的人不拘小节,有大德的人也不怕别人责备。你老子岂肯替你游说韩信!

  

  于是,郦食其被齐王投进了滚热的油锅,如同一根油条。

  

  多么圆满啊,郦食其以酒徒始,以酒徒终—虽然他更多的时候是个儒生。

  

  【个性点评】

  

  少年时代,我所就读的那所学校不知怎么就开始流行书签。书签的大小接近于今天新版的一元纸币,大概就是一毛钱一个的样子。清新的图案,清浅的格言,美观大方,惠而不费,它很容易就吸引了我们清贫的目光,同学之间热衷以之互赠—此物最励志。

  

  当时,一个有些另类的书签吸引了少年的我:有些破旧的画面上是一抹淡淡的青色,充盈画面的是植满大葱的原野,葱叶密密麻麻。应该是暮春的景象吧,画面上的大葱已经结出了类似于蒲公英种子的圆球。几句诗就压在画面上:

  

  出门何所见,

  

  春色满平芜。

  

  可叹无知己,

  

  高阳一酒徒。

  

  那时,我虽然不知道诗作者是谁,也不知道高阳酒徒是谁,但却被这几句诗所深深吸引。直到今天,我仍然不知道这几句诗到底为什么让我入迷,也许是春色背后的感伤,也许是平芜词义的古雅,也许是可叹无知己的矫揉造作迎合了少年的浅薄青涩,也许是高阳一酒徒的弃世姿态打动了懵懂的不解风情于是,我买下并珍藏了这枚书签,郑重其事地在上面写下了赠给自己(这其中的矫情真令今天的我汗颜)。

  

  几天前,那枚书签曾在不经意间从一本书中现身,依然是20年前的模样,历历往事如在昨日,而我已经不再少年。春色,平芜,知己,酒徒已经不能让我有些许激动,只有逝去的青春让我扼腕慨叹。

  

  细细想来,我的酒徒生涯就和高阳有关,高阳是个地名,距我谋生的城市不远。曾有半年的时间,我就被安排在那里锻炼。在那里我见识了花样百出的酒令,见识了怀着各种目的狂放饮酒的人们,在与人斗酒之中无意之间创造出了我自己的白酒纪录

  

  然而,两年前,我戒了香烟,两月前,我戒了白酒。如果说戒烟是一种自我了断,那么戒酒则是一种自我阉割。戒烟戒酒,让我彻底远离了曾经的圈子和曾经的迷梦,远离了不可思议的幻想和不可思议的虚妄,远离了耳热酒酣随意而为的佯狂,远离了宿酒醒来令人心悸的清醒我要求自己:戒烟戒酒,不下围棋,做一个完美的人。我在全面收缩,我在努力活出非我。

  

  我如果是从前的我,我会看不起现在的自己。

  

  所以,我知道有两个我,一个是曾经嗜酒的我,一个是今天极力让自己平静的我。我爱我自己吗?我爱哪个自己?我想我不爱,哪个都不爱!

  

  郦食其也不爱。

  

  和那个书签相遇之后很久很久我才知道所谓的高阳一酒徒指的就是郦食其。郦食其是高阳人,其身份是儒生。秦末,儒生并不是一个多么正当的身份,因此,也就少了许多来自外界的约束和内在的收敛,所以,那时的儒生也是一群无可无不可的人,是啊,离独尊儒术的时代还遥远得很呢。郦食其是个儒生,也是个酒徒。用儒生的方式走不通的时候,他就用酒徒的方式,而用酒徒的方式走不通的时候,他就用儒生的方式。他做了一个精神分裂的儒生。

  

  刘邦不喜欢儒生,但喜欢酒徒,郦食其的酒徒身份打动了刘邦,之后就用儒生的身份为刘邦服务。酒徒和儒生互为表里,这是时代的需要,也是刘邦的需要。

  

  但是最后,这个酒徒兼儒生依然没有躲过被投进油锅的命运。

  

  我刚才百度了一下那首诗,原来是高适的名篇。

  

  我刚才去书架上找那个书签,却无果而终。

顶一下
(0)
50%
踩一下
(0)
50%
更多精彩文章
其他回答共有条回答

暂无

我来回答
昵称:
   
验证码:
推荐史记故事